本報特約評論員徐立凡
  儘管樓價下跌為民意所望,但宏觀經濟層面很難承受斷崖式下跌的情況發生,在今年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尤其如此。
  剛剛結束的五一小長假,全國房地產市場交易冷清,甚至價格一向堅挺的北京等一線城市也出現鬆動跡象。這是歷經超長繁榮周期,屢屢與調控政策博弈之後,樓市第一次在政策沒有加碼的情況下自行沉寂。市場發出的強烈信號是否意味著樓市步入下行周期,調控政策又將如何演變,成了當下既關係樓市中長期前景,也關係宏觀經濟走向的一個謎語。
  就當下而言,說樓市已經步入下行通道為時尚早。儘管有五一小長假全國樓市的慘淡,以及此前一些城市樓市下行的事實,儘管樓市下行的輿論氛圍已經形成,知名開發商中也不缺乏持看空立場者,但樓市下跌是臨時反常還是已形成全局性趨勢,未來一二三線城市是並行下行還是出現分化,目前尚未到下結論之時。匆忙斷言,反可能升高政策面誤判的風險。
  在理想狀態下,樓市下跌與否完全可以由市場自決,更何況,下跌與一直以來的調控方向合拍。長期以來形成的樓市泡沫已然成為一個制約消費內需、扭曲地方行政行為的大麻煩。如果樓市步入下行周期甚至轉化為買方市場,不僅可為宏觀經濟去除一個重大隱患,而且對改善地方治理也有助益。一個與居民收入水平較匹配的樓市,也更容易滿足居民的居住權並接納更多新移民。
  但在現實情境中,樓市的發育和演變從來不在真空中。一些地方政府近來表現出嘗試打擦邊球的衝動,就再一次顯示出政策干預的慣性有多麼強大。
  需要指出的是,正如價格本身沒有道德不道德一樣,對於政府干預,也不宜簡單以道德不道德衡量。在一個不健康的市場,必要的干預不可避免,而樓市就是這樣一個市場。它幾乎涵蓋了主要的利益關係。房價牽扯著眾多下游行業能否有效去庫存重獲市場空間,牽扯著銀行能夠承擔多大壓力避免杠桿化形成的系統性風險,牽扯著多數以房產為主要財富形式的家庭財富的增值或貶值,牽扯著依賴土地財政的地方能否控制政府性債務風險,並不導致行政行為出現另類扭曲。
  現在的問題是,假如樓市真出現下跌趨勢,政策面能否做好準備,以及應該做好什麼準備。事實上,儘管樓價下跌為民意所望,但宏觀經濟層面很難承受斷崖式下跌的情況發生,在今年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尤其如此。既讓樓市去泡沫,同時避免引發系統風險,政策面現在就需要做好準備。
  比如銀行的壓力測試,到底銀行能夠承受房價多大的下跌壓力,需要精細測試;房價下跌過猛會讓下游行業失去多少市場,從哪裡彌補損失;地方政府如何面對土地收入減少等等。這些必須做到心中有數。準備越充分,樓市下跌的副作用就越可控制,其正向作用也才有望顯現。  (原標題:對樓市下跌前景需做好政策準備)
創作者介紹

國慶

ug72ugsc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