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商報記者 鎖千程 攝影記者 王紅強
  核心
  提示
  老人休克,鄉村醫生王啟蓉意識到是痰阻後,情急下趕緊嘴對嘴幫他吸阻塞物。搶救中,家屬已準備為老人穿壽衣,王啟蓉仍然沒有放棄搶救。約40分鐘後,終於救回老人。
  這樣的經歷,在王啟蓉十多年的行醫中,還有很多
  王啟蓉
  金堂五鳳鎮白岩村
  衛生站醫生
  “我最大的快樂,就是看到生病的村民在自己的治療下痊愈。”1975年出生的她,17年來搶救了無數生命垂危的病人;她擅長醫治癱瘓,經她治愈的癱瘓患者已達160多例,從未有過醫療衛生事故。她還曾被評為“中國好人”。
  鄉村醫生的細節
  買藥 之前由於經濟拮据,她每次購藥都要向親友借錢。怎麼還?等果子收穫後賣錢
  輸液室 這也是她用賣自家水果的錢修起來的。
  病員餐 衛生站旁沒有餐館,王啟蓉的丈夫自己下廚,免費為患者們做飯
  手機 在王啟蓉的手機背面,用透明膠貼著一張小紙片,上面密密麻麻記著名字和電話號碼。王啟蓉說,因為她手機內存已經用完了,無法再儲存電話號碼
  “我是從龍泉驛專程過來的”“我是從簡陽那邊過來的”……金堂縣五鳳鎮白岩村衛生站有10張病床,其中5張還搭在過道上。這裡醫療條件有限,卻從來不乏慕名而來的患者。因為,鄉村醫生王啟蓉早已聲名遠播。
  家屬在準備壽衣,她還在搶救
  “吃飯了,過來吃飯了……”中午12時,還沒有忙完手上活路的王啟蓉,就在衛生站中吆喝起來。聽到王啟蓉的召喚,病人們紛紛從床上起來,在家人的攙扶下,圍坐到一張不大的方桌邊。此時,王啟蓉的丈夫梁成勇已經把剛炒好的菜端上了桌。病人李婆婆這時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這是王醫生免費提供的一日三餐,因為“附近沒館子,想吃飯都找不到地方!”
  王啟蓉坦承,自己家裡經濟狀況並不怎麼樣,有人建議她開個小館子,對前來就診的患者及其家屬有償提供伙食,但都被她拒絕了,“多個人多雙筷子,收錢好笑人嘛!”
  幾頓免費的伙食,不能換來醫生的聲名遠播,王啟蓉真正讓人稱道的,是她醫德與醫技的結合。
  1998年6月里的一天,鄰組70歲的廖大爺由於家中經濟緊張,久病無錢治,生命垂危。王啟蓉知道後,急忙放下手中的家務活趕到廖大爺家中,並及時對他實施搶救。看到廖大爺家庭困難,王啟蓉沒有收任何醫葯費。
  一次,王啟蓉給廖大爺打完針正叮囑怎樣服藥時,廖大爺突然休克,親屬們見狀都哭喊起來。王啟蓉連忙進行檢查,在聽見老人喉嚨里有聲音後,她意識到是痰阻。情況十分危急,王啟蓉來不及用其他東西,俯下身子毫不猶豫地用嘴對著病人的嘴,一口一口地幫助他吸出阻塞物。
  過了2分鐘,阻塞物被吸出,廖大爺的氣管通暢了,王啟蓉又立即為他做人工呼吸。10分鐘過去了,家屬已準備為廖大爺剃頭和穿壽衣,“算了吧,王醫生你已經儘力了,我們不怪你。”但王啟蓉仍然沒有放棄搶救。幸運的是,廖大爺漸漸有了脈搏,心跳也越來越快。王啟蓉繼續對他做心肺複蘇搶救,大約40分鐘後,終於將廖大爺的生命從死神手中奪了回來。
  當家屬遞給她一杯水讓她漱口時,已經兩頓沒吃飯的王啟蓉自己突然暈倒了。
  一個村衛生站 也有患者慕名而來
  白岩村的梁大爺長期便秘。2002年夏天,梁大爺連續20多天解不出大小便,檢查發現是大便引起腸梗阻,同時影響了小便。兒子帶著他到多家醫院去治療,每家醫院都束手無策。回到家裡後,梁大爺病情加重,兒子找到了王啟蓉。“王老師,搞快些,我老漢兒都喊不答應了!”正在吃飯的王啟蓉,丟下碗提起藥箱就往梁大爺家中趕。
  王啟蓉先為老人導出了小便,接下來還得解決大便的問題。當王啟蓉把老人的身體側卧後,她看見梁大爺有嚴重的痔瘡。於是她用針管註滿肥皂水,一點一點浸濕阻塞物,蹲下身子用指甲一點一點地向外摳,整整摳了近8個小時才完全清除。
  正是這份急於救人的執著,讓王啟蓉一次次幫助病人脫離死亡邊緣。而王啟蓉的醫術和醫德被越來越多人知曉,除了當地的患者,還有其他地方的患者慕名而來。
  這些年來,王啟蓉幾乎將所有心思和精力都撲在了病人上。而鄉親們,也對王啟蓉很好。村裡的賀明英婆婆都80多歲了,還經常背著背簍為她送親手腌的鹹菜,很多村民會不時為她送來蔬菜和水果……王啟蓉說,有很多村民知道她看病忙,老忘記吃飯,就常常從家裡拿來吃的放到她桌上。
  之前,她最怕的就是徒步翻山到患者家中出診,特別是天黑時摔倒受傷是常事。現在,有企業提供了一輛汽車供她免費使用,出診不再令王啟蓉感到害怕。
  醫者生涯
  秋收後 醫生賣果子
  賺了錢 買藥修藥房
  當醫生,是王啟蓉孩提時代的願望。1981年夏天的深夜,雷雨交加。王啟蓉年僅15歲的二哥突發疾病。父母趕緊請來鄰居,冒著風雨連夜抬著二哥走了20多里山路來到醫院。當時年僅6歲的王啟蓉暗暗發誓,長大後自己一定要學醫,當個好醫生。
  1996年,王啟蓉從成都衛校金堂分校畢業。她的很多同學都選擇到大醫院工作。然而,王啟蓉卻回到家鄉金堂縣五鳳鎮白岩村成為一名普通的鄉村醫生,辦起了白岩村(原高峰村)衛生站。
  回鄉之初,由於經濟拮据,她每次購藥都要向親友借錢。每年,她都將自家賣果子的錢用於還債和購藥。漸漸地,村衛生站辦得像模像樣了,附近十里八村的村民有個頭痛腦熱的都找她,這時她又用自己賣果子的錢修了輸液觀察室和藥房。
  一直以來,王啟蓉都沒有忘記自己要當一位好醫生的誓言。只要病人求診,不論何時,她都有求必應。王啟蓉已記不清,多少個寒夜她獨自打著手電筒翻越一個又一個山頭,去解救病痛中的鄉鄰。成都商報記者還註意到,在王啟蓉的手機背面,用透明膠貼著一張小紙片,上面密密麻麻記著名字和電話號碼。王啟蓉說,她的手機內存已經用完了,無法再儲存電話號碼,“這些電話都是病人的,我要離開村衛生站時,有時需要提前給部分患者打招呼,免得他們白跑一趟!”  (原標題:生死一刻 她用嘴巴為患者吸出痰阻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g72ugscdn 的頭像
ug72ugscdn

國慶

ug72ugscd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