鄧海建
  6月17日央視報道,河南高考有人組織替考。組織替考者自稱,他們花錢可在監考各個環節獲得通融,打點一個考場起步7萬元,一名組織替考者還自稱是華中科技大學教師。暗訪視頻中,監考老師發現破綻竟也沒有阻攔,槍手們順利完成了替考。記者已向警方報案。
  河南高考舞弊懸疑之所以令人拍案驚奇,是因為就在不久前,全國媒體鋪天蓋地報道了“山東18名大學生打算到河南做高考‘槍手’,還未動身就被濟南警方抓獲”一事。按理說,剛剛東窗事發,最當亡羊補牢,卻偏偏心照不宣地替考、明碼標價地拉客、牛欄關貓地監管———在高考舞弊的利益鏈上,似乎總能找到制度的突破口。而此前,根據各地披露的情況來看,金屬探測儀、360度視頻監控、無線電監測車、全考場信息屏蔽等高科技防作弊技術紛紛登場,輿論將2014年高考冠以“史上最嚴”的美譽。
  再嚴,還是有群體舞弊事件發生,這不僅是令人憤懣的事。往前看,2009年吉林非法生產銷售高考作弊器材案,2010年甘肅靖遠縣高技術工具作弊案,2012年,湖北黃岡市公安局查處了蘄春高考舞弊案,2013年,山西忻州在保德縣、岢嵐縣、原平市三地抓獲8名參與高考舞弊的作案人員……這些個案雖震驚全國,但畢竟屬於“局外人”的作姦犯科,制度還沒有潰壞、監管還沒有碎裂———但河南高考舞弊懸疑中的“能量”之所以令人瞠目,在於組織替考者竟然號稱“各個環節獲得通融”;而結果是暗訪中,監考老師果然睜一眼閉一眼,一笑而過,槍手們順利交卷,完美交易。
  這起舞弊案真相儘管有待進一步釐清,但三重追問無可迴避:一者,考前剛剛發生過未遂的弊案,緊接著又讓作姦犯科者故伎重演,高考組織者究竟要承擔怎樣的責任?二者,今日的高考監考,號稱無縫監管,那麼,替考輕易得逞,究竟哪些鏈條出現了“故障”?三者,河南屢屢“中槍”,違法者究竟是“看地下菜碟”還是小概率的誤打誤撞———問得更直白一點:這事兒,僅此一樁?
  在各地清理加分政策、越來越重視“裸分”的今天,高考公平的要義不言而喻。高考上的弊案與“瑕疵”,往往都是公共關切的重大事件。今年6月8日下午,在陝西省韓城市新城二中考點,一名高考替考者在最後一門英語考試中被監考老師發現。事發後,當地成立調查組,被替考的考生習某某的父親、韓城市公安局金城派出所所長習生林被免職。可見,懲戒高考舞弊,與打虎拍蠅一樣事關民生國計。最值得反思的是,這種因媒體曝光而捅破窗戶紙的集體弊案,究竟因何能頂風重演?  (原標題:高考集體弊案為何頂風重演)
創作者介紹

國慶

ug72ugscd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