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戰老兵黃飛波,年過九旬仍精神矍鑠
  
  “日本鬼子的子彈就是從這裡打進去的。”
  
  老人的《投誠人員證明書》
  
  櫥柜上記載著老人對女兒的深深思念
   紅網專題:不能忘卻的記憶 湖南紀念抗戰勝利69周年紅網新邵站9月6日訊(通訊員 隆清泉 林雨)黃飛波老人是新邵縣寸石鎮羅黃村人,今年已有93歲高齡。2014年9月2日,筆者拜訪了這位曾經浴血抗日的老兵。
  黃老家裡,一塊印有“抗日英雄、民族脊梁”的紀念牌安靜地擺放在八仙桌上,黃老就坐在紀念牌一旁的凳子上。他深吸了一口夾在指縫的香煙,頓了頓後,開始緩緩地敘述著戰場上發生事情。
   有敵無我有我無敵
  
  “當時日本鬼子要破壞滇緬公路,我們要阻止他們的陰謀,在緬甸作戰期間,一支3000人的敵軍隊伍拒絕投降被全部被殲滅,我親自用手槍槍斃了五個日本鬼子。”黃老回憶起密支那戰役時仍舊激動不已。
  採訪中得知,黃老是在1937年抗戰爆發後招兵入伍的。“當時我家三兄弟抽一個去當兵,我大哥已經結婚了,弟弟還小,我就自告奮勇上了戰場。”剛剛參軍時的黃飛波才十六歲,入伍後參加的第一場大戰便是淞滬會戰。
  “在上海外圍的一場戰役,我們好幾天沒吃飯,行軍連草鞋都不夠,大冬天的打著赤腳上戰場。”談及惡劣的抗戰環境,黃老陷入了沉思。“雖然我們武器、火力都沒鬼子的厲害,但是為了國、為了家,我們都是下了必死的決心上戰場。”由於年代久遠,黃老已記不清戰爭的細節,只依稀記得戰爭結束撤回武漢後被編入了孫立人部隊,爾後參加了武漢會戰。
  1944年,黃飛波隨遠征軍入緬對日作戰。“我們是徒步前往緬甸的,穿越原始森林時,沒有吃的就抓野生動物、吃野菜,渴了就割芭蕉葉喝汁水,當時也沒有想過怕,抗日就是有敵無我,有我無敵,他來侵略我們,要一個都不留。”
  儘管這段歷史已過去半個世紀有餘,但對於黃老而言,仿佛一閉上眼睛都能回憶起戰場上硝煙瀰漫與敵軍廝殺的慘烈情景。
  問及黃老在抗日戰爭中是否有受傷時,他站起來,指了指右側的髖關節處,感慨道:“我這個地方被日本人打中兩次,從側面打中的,好在受傷都是在國內,手術後都恢復了。要是在緬甸受了槍傷的話,是沒有治療條件的,我也算命大吧。”
   戰後生活歷經磨難
  
  “在緬甸,我升任了遠征軍50師150團少校軍需處長。遼沈戰役投誠,後回到老家以務農為生。”黃老繼續回憶道。
  黃飛波一生有過兩段婚姻,由於老家的前妻無法生育,解放戰爭時期在東北與一名知識分子再婚。抗戰勝利後,攜妻帶女回老家,因二婚被批判只好與後任妻子離婚,第二任妻子遠去湖南婁底教書,後返回東北。黃老膝下只有一個女兒,早在上世紀80年代去了東北投奔親身母親。黃老一個人生活在1949年修建的一間土磚房裡,女兒隔幾年才回來看望一次。
  我們發現黃老的幾個衣柜上都用粉筆寫了“2014年8月28日,農曆八月初四,定香離家走”。問及黃老為何寫下此話時,黃老說道“定香是我女兒,她家裡條件也不好,自己一個人撫養大兩個小孩,回來看我一次也不容易,寫著算是個念想,能見一面算一面。”黃老的女兒原本想接黃老過去一起生活,待了個把月黃老就回來了,他稱自己不習慣那邊的生活,也不想給原本經濟就拮据的女兒添麻煩。就這樣,自原配八十年代去世後,黃老一個人孤苦伶仃的生活了三十多年,直到現在都是自己弄伙食吃,平時就靠村鄰親戚幫忙照顧一下。
  黃老的侄子告訴筆者,由於以前居住的土磚房在今年5月份被暴雨衝垮塌了,目前還沒有修葺好,黃老目前暫住在自己以前老房子里。“我叔叔平時就靠某基金會一個月500元的補貼、政府一年一千多的慰問金維持生活,但建好這兩間房至少也得三萬塊,根本拿不出錢。雖然建房政府補貼了兩萬元,但是還有一萬多的缺口。”黃老的侄子望著建了一半的房子,一臉愁苦。
   面對新房的一萬塊錢缺口,老人陷入了無奈
  
  臨走前,我們問老人“打仗與和平哪個好?”黃老立馬答道:“和平好,有吃有穿的。但是日本鬼子還來欺負我們,我們就還擊,現在中國強大了,不用怕。”
  抗日戰爭時期,邵陽人民為抗戰勝利做出了突出貢獻,有資料記載的參加軍隊對日作戰而犧牲的人數達3114人。最先出國抗日的是新邵人、新22師師長廖耀湘,他於1942年1月率部赴緬甸抗擊日軍。據相關部門統計,湖南省幸存抗戰老兵逾900人,是全國人數最多的省份之一。其中邵陽市已知幸存抗戰老兵有120餘人,新邵縣尚有9名抗戰老兵健在,平均年齡在90歲以上。
  今年7月,邵陽市實施了“幸存抗戰老兵關懷計劃”,該市每位幸存抗戰老兵將陸續獲得每月600元、全年共計7200元的援助金。希望所有的抗戰老兵們都能夠健康幸福,頤養天年。  (原標題:新邵抗戰老兵黃飛波:沒飯吃沒鞋穿照樣打鬼子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g72ugscdn 的頭像
ug72ugscdn

國慶

ug72ugscd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